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醫海迷航 > 進入遊戲

進入遊戲

滅。“這個世界發生的初心是為了更好貫徹落實醫學生們的學習經驗,我們加入了一點點恐怖元素來夯實大家的基礎,進行整體優化。大家放心,醫學與我們教育的互動不曾磨滅。那麼在這裡格外的提醒你們需要注重銜接,比如我們可愛患者的軀體。亦或是應該學習到的知識,合理區分我們的題目類型,隻有這樣你們才能幸運地生活,從而與時俱進來提升你們的學習能力。”看來是一場為了讓我們學習而衍生的“遊戲”了。“那我們會有生命危險嗎?...-

“這是哪裡?!”

“那麼歡迎各位新入學的醫學生們,哦,不,現在應該稱呼為大一的醫學生們了。你們居然已經好好休息了半年多了,想必還冇有接觸到今後會走過的路吧。”聲音忽然從四處響起。

所有人警覺的看著。

是誰在講話?

“等等,聽他說。”

“哦,我的老天,我知道你們現在很不能接受。但是這也是你們必須要經曆的事情哦,小傢夥們。”

“你是誰?”

“嗯,我嘛,隻是平平無奇的校園精靈罷了。將會帶領你們走接下來的路程。現在手上拿著的是你們的卡片號哦。注意對號入座入睡呢”

“我們現在是在哪兒呢?”按照卡片上寫著3號的欣羽微微蹲下,似乎覺得有點冷,環抱著自己抬起頭問。

“這麼快就連你們自己的學校都忘記了嗎?嗬嗬你們看這紅色的牆壁的形狀難道不像是你們學校的模樣嗎?”

燈光突然閃了閃,滲出幽深的青色。

“哦,我的小傢夥們看來是還冇有搞懂狀況吧。”

“嗯,確實,所以你到底是誰?”祝鬱捏著2號卡片開門見山。

“是不是同學玩笑開大了?”5號易姒有些僵硬的笑。

“嗯,怎麼不算呢?”2號祝鬱無端感覺陰森森的滲出些許恐慌來,心裡雖然冇底,但又把話頭接過來:“所以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先吃個飯回寢室睡覺,嗎?”

“喲,哈哈,真是可憐可愛的大學生們呢。果然和大家說的那樣廢寢忘食。”大家從這聲音裡詭異地聽出一點愉悅。

“嗬嗬您彆打擊我們了。我現在有點崩潰。”

“我也是……”

“我們隻是普通的小小醫學生啊,能抓我們乾什麼?”

聲音頓了頓:“那我也不逗你們玩了,接下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我們的遊戲規則。”

遊戲?

“噓~”一號神情緊張,似乎想盯著看不見的幽靈。

“那麼歡迎來到醫學世界。在新生與死亡中,一雙雙看不見的手連接著每一位人類的身體與思想。命運的束縛已經開始。本著優秀的工作經驗,接下來由我為你們介紹——”

滴滴滴——滴,聲音突然變得磨砂進而嘶啞,像是輪軸在經過幾百年旋轉前的新款突然遇見了後來無儘的寂滅。

“這個世界發生的初心是為了更好貫徹落實醫學生們的學習經驗,我們加入了一點點恐怖元素來夯實大家的基礎,進行整體優化。大家放心,醫學與我們教育的互動不曾磨滅。那麼在這裡格外的提醒你們需要注重銜接,比如我們可愛患者的軀體。亦或是應該學習到的知識,合理區分我們的題目類型,隻有這樣你們才能幸運地生活,從而與時俱進來提升你們的學習能力。”

看來是一場為了讓我們學習而衍生的“遊戲”了。

“那我們會有生命危險嗎?”3號欣羽盯著暗紅的看不出是什麼物質的牆麵,有些毛骨悚然。

“為了大家的安全,開始檢測——滴

哎呀,什麼都冇找到哦。看來大家得自己發現這個世界的真相了。”

“我們現在要乾什麼?”2號祝鬱疑惑好一會兒了

下一秒大家隻覺一場安靜。

不見了?!

“我們先四處走著看看吧。”5號易姒朝著她盯了許久的牆壁上一路抹去,黏黏糊糊的紅色東西向兩處分開後又複原。紅色的牆體在手上變成液體。一滴滴順著縫隙留下,掉落地上,不見。她抬頭,看向了教室的牌號,那裡被換成了幾個大字。

學習目標

五號定睛朝下麵破碎的小字縫隙裡麵看去——

1.能理解並寫出組織學、細胞外機製的概念,知曉組織學的研究內容

2.結合H-E染色原理理解嗜堿性、嗜酸性和中性染色的本質。

3.能治療常用光學顯微鏡技術及電子顯微鏡技術的名稱,作用機製及用途。

4.能瞭解組織學的發展水平,嘗試尋找適合的組織學學習方法。

斑駁的紙懸在半空中,字跡卻清晰可見。微微飄動發出颯颯響聲。

5號微微睜大眼睛,這位易姒同學好像被精神攻擊到了。學習《組織學與胚胎學》的魔咒在她腦海中開始回憶。她欲哭無淚,手指顫抖,指間想碰又不敢碰那黃紙小字,“大家看!”

“咚”與此同時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去了。還伴隨著人的慘叫。5號易姒轉身想問問發生什麼情況了,看見大家圍著剛剛也同樣突然出現在這兒的一位同伴

6號揉著腿“嘶疼死我了。”

“怎麼了,怎麼突然摔倒了?”

“我感覺我的腳好像有點不受我控製,走得好快。難道是兩個世界之間的配置不同?”

“大家有這種感覺嗎?”

“雖然但是,努力感受了一下,似乎……好像……冇有。”

“其實我挺想有的。”3號欣羽深以為然。

“我也是……”

6號:難道是這個世界給我加buff了?

真的嗎?

“也許……buff還在緩衝中呢。”6號尷尬地笑。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是3號欣羽,那……這位同學”

“6號,斐霧。”

“2號,祝鬱。”

3號欣羽:“嗯,那這位六號同學,你先好好適應一下你的新技能吧。我們去那邊喊我們的同學那裡看看。”

4號:“嗯……嗯?(還在狀態外。)好睏啊,我想找寢室”

“這位是?”

“盈祺,好像是……4號……吧?”盈祺藉著昏暗的燈關,微微開眼想要看清卡片上的數字。

“你……看起來不怎麼緊張的樣子?”2號祝鬱戲虐道

“緊張什麼?不就是到了一個陌生地方嗎?要錢冇有要命一條。我這人就是喜歡輕鬆,一點小癖好是愛睡覺。世界末日到了,我也是躺床上睡覺死的。”

祝鬱雙手盤前悠悠看了她一眼。轉身,跟上3號。好像是叫……什麼雨來著?

忘了,回頭問問。

外麵開始起霧。

“看著挺像世界末日的。”

2號祝鬱:“哈哈,我第一眼甚至以為是賽博live現場”

5號易姒:“感覺在一步步踏入深淵[啊啊啊抓狂”

1號:“輻射霧:指由於地表輻射冷卻作用使地麵氣層水汽凝結而形成的霧,並不是指這種霧具有輻射性。主要出現在晴朗、微風、近地麵、水汽比較充沛的夜間或早晨。隨著太陽的升高,地麵溫度上升,輻射霧也會立即蒸發消散。所以,早晨出現輻射霧,常預示著當天有個好天氣。……”

3號欣羽瞟一眼。

“民間“早晨地罩霧,儘管曬穀物”、“十霧九晴”的說法就是指輻射霧。”

3號欣羽再瞟一眼,2號祝鬱和4號盈祺對視了一下。還在講——

“城市及其附近,煙粒、塵埃多,凝結核充沛,因此特彆容易形成濃霧,故常稱作都市霧。”

1號語畢頓了頓,“我們不是要看組織學與胚胎學內容嗎,瞧瞧去吧。”

我覺得我們有點“互聯網巡迴犬”,祝鬱心裡想

“怎麼說,看你這神情”4號盈祺挽上2號

“明明都看得到的東西,給彆人分享了以後彆人不聽,然後過一會兒彆人再分享回來。”2號祝鬱說。

“人類是這樣的,好比你爸爸媽媽的話你不聽,當然,後來的你願不願意分享回來另說。”4號笑了笑。

“那你還願意分享嗎?”2號祝鬱真誠發問

“為什麼不呢,多美的世界體驗機會啊。”

盈祺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順手拿起旁邊桌子上積滿灰塵的的酒杯——雖然很突兀——看了看。卻又放下了。

“那現在這情況……”

盈祺笑,“走吧,不看看怎麼知道”慢悠悠趕上了,在前麵停住的3號。

“我也比較相信我,……們,合作愉快”3號欣羽同學遞出手

一隻手握了過來,“合作愉快,”6號斐霧盯住

祝鬱扶著軟綿綿的4號,覺得這個人真是奇怪。

說不上來的遊離感。她抬眼,“我是2號,”轉頭,“你來之前冇睡覺?”

4號盈祺:?

眯眯眼要看眼2號的模樣,卻又不知為何冇有看到就直接把頭倒在她肩上,一隻手搭在另一半肩上。

“嗯,”迷迷糊糊的呼吸上去,在耳邊說了聲“走吧。”

教室裡。

一位老師在講台上

欣羽帶著3號卡越過正在沉思的5號小可愛直接走到麵前,力不從心地笑:

“老師,感覺帶我們搞科研搞學術吧,再不行苦點累點,帶我們搞臨床吧”說完伸手放鬆他在講台上,眼睛卻死死盯住老師的神情。

“當然可以啊,你可以去找相應專業的老師,主動問問”這位西裝女士皮笑肉不笑。

“唔,可以找你嘛。”3號調侃。

“要看你的專業和需求喲。”

“那就,先求一個上岸?”3號欣羽緊盯

“要上岸!祝順利!”西裝女士停頓了一會兒,麵露疑色。“你看看好多人要上岸,你們到底要去哪邊的岸?”又有點沮喪的樣子:“我好似一條吉祥物。”

她在說什麼?

“冇什麼,但大概也冇什麼用了”欣羽卻篤定

“何以見得?”2號祝鬱看向人精似的3號。開著玩笑“指不定後來化身寢室阿姨呢。在這奇怪遊戲裡誰知道呢?”

“吉祥物就當好吉祥物吧,”3號欣羽不打算解釋。“我們走了。再去找找。”

“還可以吧有頭有臉的。”1號評價。

祭出這黑撲棱蛾子嚇唬我們?6號斐霧帶點微笑地猜測

“這是需要技術的呀。”5號小可愛偷笑:“挺逼真的。”

“哎,可彆這樣說”6號看了眼……這位小可愛是小五還是一一?

“技術用在了奇怪的地方

哈哈哈”2號祝鬱補救,“不是科研學術,也不是臨床任務釋出。看來不是普通教師和醫生。”撓撓頭,“哦,還有畢業和考研的畫餅也冇有。看來確實冇什麼用。”

但確實都像恐怖片哈……2號內心正吐槽著,忽然聽到——

4號盈祺:“注意吧,形神專注,氣血就不容易耗散。”

2號祝鬱突然想到,那我平時發呆也是一種養生嘍……

4號盈祺:“閉目養神是真的閉上眼,把心神收斂回來向內觀己。”

前方迷霧中突然光亮起來。

“我們……似乎找到寢室了”1號喊。

4號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祝鬱背上去了。“走吧,我要睡了……”

“滴,檢測到同學進入寢室,請洗漱完畢後再休息。”

“它什麼時候又蹦出來的?”2號祝鬱嘟起嘴抱怨滿滿。

“彆管,看小字——請完成以下洗漱知識……”

麵前忽然出現了一位老人,紮起褲腿坐在凳子上。眼睛睜不開,卻像是能直接看到她們。

“我們要做什麼?”

3號欣羽思考了一下,環顧四周,將一旁的木桶遞給老人。老人腳放進去後,忽的就出現了水,老人低語:

1Q:為什麼用木桶泡腳最好?

嗯?

”我問你們,為什麼用木桶,”老人用柺杖拄著地敲出響聲“用木頭——”

2號祝鬱:“天然實木木桶,一般來說都是安全無毒,天然親膚的,”眼珠轉了轉,又補充道:“也要注意避免買到那些“雖是實木但有化學塗料保護”的木桶。”

老人睜開眼睛了,2號祝鬱看見了,是渾濁的。

“真聰明,那麼木桶小傢夥,你變不了塗層嘍,人家小姑娘知道的,那你該怎麼辦呢?”

眾人帶點警醒卻又覺好笑,隻有4號盈祺感覺到那木頭在老人的注視下好像有點害怕。

而後隻見那木桶好像真的有生命一般,緩緩皸裂,她們見證了一場極速的木板腐爛術。

“不好!快退!”一刹那,6號斐霧立即拉著左右手邊的人退下,5號喊著卻又衝了上去,下意識地用手放在了木桶上,卻見木桶未腐爛的部分竟開始變堅韌,甚至長出了一片小芽。

老人也不急,還是坐著呢,半空中突然響起廣播:“當然木桶的缺點就是比較重和需要防乾裂防黴潮存放。恭喜你們已經度過第一關。”

-我好似一條吉祥物。”她在說什麼?“冇什麼,但大概也冇什麼用了”欣羽卻篤定“何以見得?”2號祝鬱看向人精似的3號。開著玩笑“指不定後來化身寢室阿姨呢。在這奇怪遊戲裡誰知道呢?”“吉祥物就當好吉祥物吧,”3號欣羽不打算解釋。“我們走了。再去找找。”“還可以吧有頭有臉的。”1號評價。祭出這黑撲棱蛾子嚇唬我們?6號斐霧帶點微笑地猜測“這是需要技術的呀。”5號小可愛偷笑:“挺逼真的。”“哎,可彆這樣說”6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