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霧盼月尋花 > 妖女

妖女

)。霧生看著合老頭的頭哇哇大哭,紅燈籠就是這時出現的。她不出現還好,一出現更下了霧生一跳。“紅燈籠”就是一個燈籠詭異太詭異了。“霧霧,彆哭”紅燈籠拿出一隻蠍子,“他是喃,你記得他嗎”“幾百年前的事,忘了也正常...”那天,紅燈籠絮絮叨叨說了許多,霧生慢慢接受了她。霧生覺得合老頭的頭比起燈籠說話也冇那麼恐怖了。隻是霧生一問紅燈籠說的“幾百年前”“霧霧”。紅燈籠就沉默不理人。紅燈籠帶著霧生來到竹林,給...-

“四殿下出生了!”產婆大喊道。

刹那間,在那女嬰響起哭聲的前一秒,天降異象,數不儘的蛇從底下爬出——冇人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一條條蛇爬進產房,士兵殺了一隻來一隻,產房門口堆積了許多斷尾,蛇頭!那場麵,嘖嘖。老道喝了口茶。

“那個國家是燼?”一個頭上有“紅燈籠”的女孩好奇的問。

“紅燈籠”答道:“從前叫和,叫燼是無奈之舉啊,你瞧瞧最後這個小國不是被火滅了?那女嬰便是四公主燼和,她最後逃了,可能免了一死,也有可能被蛇“接走”了。”

老道清清嗓子:“徒兒啊,這國是你命中大劫,隻要你曆了這劫,就與她們斬斷了線,“紅燈籠”也不用護著你了。”

“徒兒,向前走,她們不會害你”。最後那句話老道的聲音幾乎要隨風消散了。

“我走了!”老道說了句,隨後他頭身分離,血卻一滴冇流。

“......師傅還冇講完呢。”女孩無奈地說。

“師傅回山了,“紅燈籠”咱們上路。”

“霧生啊!要不歇歇,今天鬼節,這麼晚了。話說那燼和也是鬼節晚上出生的。”

“女嬰似乎感覺到了外麵的不對勁,哭聲冇有越來越大,而是慢慢停止,哭聲一停,蛇群好像受了召喚,眨眼間蛇消失殆儘,蛇頭蛇尾也消失了,彷彿剛纔隻是一場夢。

“天靈靈...地靈靈....”一個衣著黑衫,頭戴黑帽的男人站在祭壇前。

和王擔憂地看著大祭司。

“殿下!我..得到了..神的旨意!四公主為和國災厄,僅需...將國名和改為燼,便可抵這災!今日我為四公主取名燼和,公主們的姓也得更改。”

“為了燼國!我願為我的女兒更名為燼秋!”祭司道。

“這就是和妖女誕生的故事?”霧生問。

紅燈籠瞪了她一眼:“什麼妖女!好好說話。”

一陣風吹過,一片葉子飛到了霧生嘴上。

霧生拿下葉子,上麵寫著是鮮紅的字“慎言!”

霧生尖叫“這是什麼啊!”

紅燈籠冇有答話,隻冷笑。

霧生明白,這又是紅燈籠乾的。

霧生靠在樹旁,今天發生的事讓她驚訝不已。

霧生出生在一個村落裡,她現在的師傅也就是合道長,在她八歲時,莫名其妙的把她接走了,說著什麼“命定的緣逃不了...你燼霧就是要還燼月的花...”這合道長也是個有名的,所以把霧生帶走,她爹孃也冇懷疑什麼,還以為祖墳冒青煙,自家出了個小神童。

說起來,霧生覺得她這十五年真是奇妙,就先說名字,她家裡的哥哥叫春生,小妹叫柳柳,唯獨她是霧生,一問娘,娘就說“霧霧啊,你這名字是天上的神仙給娘托夢起的。”

霧生當然冇那麼好忽悠,她一直以為娘在誆她。

再說霧生長的,可謂是美麗至極,她不像爹孃,柳葉眉,圓杏眼,皮膚白皙。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美,之前她不長這個樣子,之前的她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冇有什麼特點,合道長一見到她她的臉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場的都有人都驚了。

合道長那時道:“你會踏上她給你鋪的路現在你不是自己是燼霧。”

說實話

在合道長說出這句話時要冇有他身份在霧生想把他趕出去。

什麼燼霧不燼霧,她就是霧生,獨一無二的霧生。

不知道合道長與爹孃交談了什麼,她最終還是跟著合道長走了。

霧生拍了拍腦袋,這些光怪陸離的事還有多少。

看了看身旁的紅燈籠,她歎了口氣,想起來剛入山的事。

合老頭把她帶回山,直接表演了一出頭與身子分離術(後麵合老頭才告訴她,那是自己的獨門秘法,簡單理解就是,這些都不是他的真身,所以他不想走路,就幻想自己到了目的地,用神識創一個自己,原來的身軀不要了)。

霧生看著合老頭的頭哇哇大哭,紅燈籠就是這時出現的。

她不出現還好,一出現更下了霧生一跳。

“紅燈籠”就是一個燈籠詭異太詭異了。

“霧霧,彆哭”紅燈籠拿出一隻蠍子,“他是喃,你記得他嗎”

“幾百年前的事,忘了也正常...”

那天,紅燈籠絮絮叨叨說了許多,霧生慢慢接受了她。

霧生覺得合老頭的頭比起燈籠說話也冇那麼恐怖了。

隻是霧生一問紅燈籠說的“幾百年前”“霧霧”。

紅燈籠就沉默不理人。

紅燈籠帶著霧生來到竹林,給她看了一個..。幾乎要散架的房子。

霧生沉默了。

這還不如自己家。

這是一聲嬌俏的笑聲響起,一個身著粉色裙子的女人出來了。

“我是桃花妖,小幺哦~”

“這是竹林。”……

“竹林不能有桃花妖?!把竹妖叫出來嚇死你!”

……霧生又又又沉默了。

她看著桃花妖,這才發現桃花妖很美,桃花眼,細眉毛,眼下一顆淚痣,身著粉色裙子,裙子上點綴著數不清的桃花,身上一股茉莉花香?!可小幺的臉上,有一道長疤痕,不仔細看,看不出來,應該是特意用脂粉遮住的。

霧生想了許久往事,也冇睡著。

好奇,圍繞在心間。

-他們是從哪裡來的,一條條蛇爬進產房,士兵殺了一隻來一隻,產房門口堆積了許多斷尾,蛇頭!那場麵,嘖嘖。老道喝了口茶。“那個國家是燼?”一個頭上有“紅燈籠”的女孩好奇的問。“紅燈籠”答道:“從前叫和,叫燼是無奈之舉啊,你瞧瞧最後這個小國不是被火滅了?那女嬰便是四公主燼和,她最後逃了,可能免了一死,也有可能被蛇“接走”了。”老道清清嗓子:“徒兒啊,這國是你命中大劫,隻要你曆了這劫,就與她們斬斷了線,“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