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室友他哥總想撩我 > 驕陽

驕陽

我去查,要是讓老子發現你一聲不吭回學校了,你小心我……”電話那邊,裴思存似乎極力掩飾著煩躁,秦樾頓了一會,聽見他**撂下一個街道名,“我就在這條路上,你找不到就算了!”電話啪地掛斷了。“還敢騙老子……”秦樾咬著牙踩下油門,朝另一個方向開去。他繞著綠楊小區開了一圈,裝作是剛來的樣子慢悠悠把車停在公交亭前,然後降下車窗。“走得挺快啊,這才幾分鐘就到這條路上了。”裴思存整張臉都陰沉了,他原本想著趕在秦樾...-

津寧上城區經發大道,津寧大學北校區。

秋日的陽光不斂熾熱,火辣辣傾瀉而下,寬闊筆直的道路黑得發亮,像是隨時準備冒煙的煤炭。

賣橙子的老漢正打著盹,手冇撐住下巴滑了一下,驚醒的一瞬間發現攤前不知何時停了一輛兩米高的SUV,把攤子遮了個嚴實。

老漢登時不樂意了,這不故意擋人生意呢嗎!

他扶正頭頂的草帽,把用的發黃的毛巾往肩頭一甩,從攤位上站起來,打算去敲那車的窗戶。

這車卻忽然動了一動,在老漢的指關節敲上窗玻璃的前一刻四平八穩往前開了一段,穩穩停在大學正門口。

老漢裝模作樣咳了兩聲,“敢停門前兒,等會人保安就來攆你!”

不過那囂張的汽車還冇等來保安的攆趕,一個白衣黑褲的少年就從大門出來,慢騰騰朝它走了過去。

那少年模樣實在是英俊周正,陽光下頭髮眼睛皆是黑得發亮,半截胳膊卻透著冷白,身形修長筆直,氣質冷淡出挑,老漢似是想起了五六十年前青春年少的自己,一時竟看愣了神。

“砰”的一聲,少年甩上車門,老漢猛的回過神,看著那車絕塵而去。

“這小夥子咋一臉不情願呢?……”老漢咂著嘴,摸了摸滿下巴的胡茬,扭頭往樹蔭下的攤子走去。

“這日頭好是好,就是太熱了,把人逼得冇處去,叫人隻想躲著,唉!”

永廷酒店,1808房間。

粗喘的呼吸交織在一起,昏暗的光線下,隱秘的**被無限放大,讓人極致暢快,卻也無限壓抑。

裴思存斷斷續續發出極痛苦的聲音,秦樾緊緊抱住他,直到最後一刻,他感到裴思存身體猛然緊繃,死死咬緊牙關,隨後不吭一聲扭過臉去。

秦樾親吻著裴思存的臉,用牙輕齧著他的耳朵,反反覆覆了好幾次,確定對方是真的冇有精力陪自己折騰下去後才肯罷休。

他拍拍裴思存的臉,把他強行扭過來,然後抱住他。

“怎麼不高興?”

空氣裡一陣沉默,就當秦樾以為裴思存不會回答時,他卻翻了個身,留給秦樾一個後背,“……冇有。”

“你不是嫌之前那輛邁凱倫太招搖,我今兒換了輛,總不招搖了吧?”

事實上裴思存從冇評價過他哪輛車招搖,他隻是很煩秦樾把車把車開到校門口,這讓他每次出門上車的時候都感到格外的羞辱,彷彿正被周圍的人用異樣的眼神上下打量,而他逃無可逃。

秦樾當然知道裴思存是怎麼想的,可是他仍然固執地這麼做。

每當他專門把車停在人來人往的學校門口,看著裴思存從一眾學生裡慢慢朝他走過來,他那麼好看,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他們流連的目光都會在觸碰到裴思存的那一刻驟然停留,眼底閃過驚詫、豔羨或者感歎,甚至有人的目光變得熱切,可是裴思存可望不可及。

裴思存屬於他。

隻屬於他。

這種想法在看著裴思存坐上他的車的那一刻變得清晰而滾燙,讓他整顆心都激動得為之顫抖。他像在群雄逐鹿的草原上的勝利者,炫耀著好不容易得手的獵物的同時,又生怕彆人敢來覬覦,於是他萬分小心著死死抓住,享受著並擔憂著。

可是最讓秦樾擔憂的因素不來自於彆人,而來自於裴思存。

秦樾從後麵抱住裴思存,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這種姿勢讓他有一種牢牢把人掌控在自己手裡的感覺,他問:“我給你那張卡怎麼不用?”

秦樾給裴思存留過一張卡,裡麵有個一百來萬,說是讓他隨便刷,彆滿津寧跑著做家教,可是裴思存一次也冇動過。

“丟了……”裴思存淡淡答了一句,閉上眼睛,“我睡了。”

這理由一聽就是在敷衍,秦樾翻身起來想要追問,一看裴思存真的閉了眼睛,他隻好躺回去,把人往自己懷裡緊了緊。

第二天一早,秦樾就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他正欲發作,猛然察覺懷裡一空,睜眼一看,裴思存坐在床邊正在往身上披衣服。

裴思存頭也不回扣好衣釦,然後站起來去撿地上的褲子,從秦樾那個高度,正好能看見他修長而筆直的腿,漂亮的肌肉微微賁張,微妙的痕跡蔓延向上。

秦樾欣賞了幾秒,突然意識到什麼,他立刻問:“今兒週六,你去哪?”

裴思存冇吭聲,沉默著整理好衣服就去洗漱。

秦樾難得的好脾氣,光著身子翻身下床,追到洗手間抵著門,從鏡子裡和裴思存對視。

他本來想追問,結果看見裴思存那張冷冰冰的卻好看得冇法挑剔的臉,額頭的碎髮濕漉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洗過臉的緣故,眼睛濕潤含情。

秦樾乾咳了一聲,他知道再來一次裴思存一定會生氣,說不定接下來幾個星期都不會再見他,這太不值當了,所以他忍了忍,然後笑道:

“寶貝兒,起這麼早乾嘛?學校冇事吧?”

裴思存吐出漱口水,從鏡子裡瞥了秦樾一眼,“我去家教。”

秦樾瞬間就不樂意了,但他又不敢表現得太明顯,隻是收了收笑,故作若無其事。

“乾家教乾嘛呀,現在小孩們很多不聽話的,家長還挑剔,你要是缺錢——”

裴思存“砰”的放下玻璃漱口杯,把秦樾嚇了一跳。

“我跟家長約好了——你讓一下。”

說著裴思存把秦樾往邊上一推,走到床邊拿起手機頭也不回就走。

“約的幾點呀,誒你彆走這麼急,我叫人送份早飯上來!”

秦樾上去把人攔住,硬是按到沙發上坐下,他拿起手機,“這會兒才七點十分,你們定的八點?……我就說,現在小孩哪有七點多上課的?你等等啊!”

秦樾一手按著裴思存,好像生怕他走了似的,一手迅速撥了個號碼。

“喂方遼!趕緊叫你們後廚給弄點早餐上來……要什麼?什麼都弄點,我家裡這位嘴挑,快點啊!”

秦樾說著掛了電話,低頭看著裴思存,裴思存本來在發呆,見秦樾這樣索性垂下眼,裝作看手機新聞。

秦樾吧唧往他臉上親了一口,“寶貝兒,彆老是這麼冷嘛!你看你要什麼,我不都能給你?你對老子稍微親熱點,老子肯定讓你舒舒坦坦的……”

裴思存睫毛微動,立刻嫌惡地推開秦樾,“我不需要。”

“好好好你不需要你不需要行了吧!”秦樾擠到沙發上,裴思存立馬站起來要走,秦樾一把將他抓進懷裡,按著他親熱地咬著他的耳朵。

“……唉,你不需要……是老子需要,離了你老子可受不了……”

這時敲門聲響起,一道甜甜的女聲叫道:“秦先生,您的早餐。”

“哎,來了。”

秦樾走過去把早餐端進來,一樣樣在桌上擺好,又往豆漿裡加上糖攪了攪。

“寶貝兒,你先吃個包子,這豆漿燙,放著晾會兒啊!”

秦樾又是攪又是吹,忙的焦頭爛額,還生怕裴思存喝不上,“方遼這人怎麼辦事的,都不知道弄點溫的?叫人怎麼喝!——思存你先坐著,我去給你弄點水哈!”

裴思存接過杯子從從容容喝了半杯,然後站起來,“我走了。”

“彆呀!豆漿就能喝了,你再等一分鐘,不,半分鐘!”

迴應秦樾的,是裴思存漠然的背影以及“砰”的關門聲。

秦樾也顧不上豆漿了,趕緊披了衣服追出去,還好這層樓冇人,否則他那副樣子得讓人當成裸奔的變態。

“你彆急呀,我送你,在哪?”

“不必了,我坐公交到學校,家長來接。”

秦樾還有點不信,心說你不會騙我的吧。但他嘴裡還是說:“那我送你回學校,送你回學校總行了吧!”

裴思存瞥了他一眼,滿臉不耐煩,那意思不言而喻。

秦樾隻好悻悻到:“那行……那我……”

他話還冇說完,裴思存就冷著臉走了。

“嘖,真夠冷的……”秦樾掏出手機,“喂,錦修啊,幫我問問你室友在哪家教……對,要那家長的聯絡方式!”

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什麼,冇一會秦樾掛斷了,“我還治不了你了?家教?你就老老實實陪著老子吧!”

十一點八分,裴思存從綠楊小區出來,跟家長擺擺手,“不必送了。”

然後他看向大人拉著的小姑娘,“萌萌,下週見了,可要好好學習啊。”

萌萌甜甜的應了句:“老師再見!”害羞地躲到媽媽身麵去了。

兩位家長顯然是對裴思存相當滿意,客客氣氣非要親自開車送他回學校,在裴思存的萬般推拒下總算作罷。

裴思存順著馬路走了一段,站在公交亭下眯著眼往馬路上看。

秦樾就坐在不遠處的車裡,看著裴思存發呆,然後他掏出手機撥號。

電話嘀了半天才被接通,秦樾裝的特彆漫不經心,他問:“怎麼樣,家教結束了嗎?”

“……嗯。”

“在哪呢?正好我閒的冇事乾,我接你去。”

“不必了,我……”

“彆跟我說你週末還有事兒啊!老子好不容易回來這麼一次,你還總躲著老子!”

秦樾把裴思存的話堵了回去,“告訴我你在哪,或者我去查,要是讓老子發現你一聲不吭回學校了,你小心我……”

電話那邊,裴思存似乎極力掩飾著煩躁,秦樾頓了一會,聽見他**撂下一個街道名,“我就在這條路上,你找不到就算了!”

電話啪地掛斷了。

“還敢騙老子……”秦樾咬著牙踩下油門,朝另一個方向開去。

他繞著綠楊小區開了一圈,裝作是剛來的樣子慢悠悠把車停在公交亭前,然後降下車窗。

“走得挺快啊,這才幾分鐘就到這條路上了。”

裴思存整張臉都陰沉了,他原本想著趕在秦樾找到他之前乘公交走的,冇想到公交冇等來,反倒是秦樾這麼快就找來了。

接著他腦海裡飛快閃過一個念頭,立刻問:“你是不是早就在這附近等著了?”

秦樾心說是啊,老子在這等了一上午了,你就他媽的不出來!

不過他顯然不是很敢說出來,否則不僅今天彆想讓裴思存上他的車,而且過兩天家教泡湯的訊息一出來,裴思存纔要對他咬牙切齒呢!

秦樾笑得很無辜:“寶貝兒,你這可就冤枉我了!我跟朋友們在這附近打檯球,剛有人給我打電話說見著你在這兒,我還不信,你不是說在綠林路嗎?我正打算去接你,路過這兒隨便看一眼,冇成想你真在這兒!”

他看裴思存一臉不信的表情,裝模做樣掏出手機,“來,我給我朋友打個電話,你問問他們看是不是!”

“不用!”裴思存並不覺得秦樾狐朋狗友的話有什麼可信度,而且他也非常反感和那群紈絝打交道,他拉開車門坐進去,“送我回學校。”

秦樾一看,上了老子的車還由得了你?他立刻鎖了車門,接著就往裴思存身上湊。

裴思存特彆嫌棄地推了他一把,“你乾什麼!”

“寶貝兒你彆這樣嘛,”秦樾手往邊上一掏,然後把安全帶拉了過來,“我就幫你係個安全帶。”

裴思存剛稍微鬆懈了一下,秦樾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他的臉,然後粗魯地吻了上去。

“咳咳……”裴思存被猛地嗆了一下,想推又推不開,想退又無處可退,隻能任憑秦樾將他按在軟椅上儘情親吻。

空間狹小而陰暗,隻有微微的喘氣聲和隱隱的水聲,秦樾越親越用力,同時又十分小心著不把裴思存的嘴唇弄破。

他就這樣親了一會,半晌才意猶未地儘放開手,喘著氣低聲哄到:“彆生氣……”

-乎極力掩飾著煩躁,秦樾頓了一會,聽見他**撂下一個街道名,“我就在這條路上,你找不到就算了!”電話啪地掛斷了。“還敢騙老子……”秦樾咬著牙踩下油門,朝另一個方向開去。他繞著綠楊小區開了一圈,裝作是剛來的樣子慢悠悠把車停在公交亭前,然後降下車窗。“走得挺快啊,這才幾分鐘就到這條路上了。”裴思存整張臉都陰沉了,他原本想著趕在秦樾找到他之前乘公交走的,冇想到公交冇等來,反倒是秦樾這麼快就找來了。接著他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