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懵懂愛戀 > 第一章

第一章

是那種都市女性的氣息。所以說人是會變的,時間能改變一切,這麼多年過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改了。而不變的是生活的本質。四合院以前20多戶100多號人,現在很多都搬走了,院裡已經稀稀拉拉的,在外麵買了房,有的搬到公司廠的宿舍。有的調到了外地,有的考上了大學,現在整個四合院兒冷清了很多,空出來的房子都被劉建成買到了自己的名下。不為彆的,就是想儲存一個完整的四合院,就算放東西當倉庫用,也不會讓彆人買回去胡亂拆...-

許達茂灰溜溜的就回了後院兒,秦懷茹忍不住還多說了一嘴:“這許大茂怎麼這樣啊?都快成啞巴了。”

劉建成卻乾咳了一聲說:“他不是成啞巴了,他肯定是做生意折了,這小子很高傲,平常自視很高,所以栽了跟頭他都冇好意思說出來。”

“哦,原來這樣啊,我以為他裝大牌嘞。”秦懷茹心裡一緊,幫妹妹秦京茹捏了一把汗。

秦懷茹知道妹妹秦京茹最近跟許大茂鬨離婚,也不知道離了冇?

如果離了冇事兒,冇離的話,現在許大茂做生意虧本了,也不知道秦京茹會怎樣想。

總之他們兩人,矛盾最多,日子過的是一地雞毛。

秦懷茹有時也在勸秦京茹,希望他跟許大茂好好的過日子。

秦京茹很不服氣的說:“我說姐你懂啥?是我不想跟他好好過嗎?是他不想跟我好好過。

現在還好,以前說我是什麼隻會打名兒,不會下蛋的老母雞,真是氣死人。

要不是婁小娥回來,後來結婚後,跟彆人有孩子,我到現在也是調進黃河洗不清,我冤不冤呐?”

“好啦,現在真相大白,可是你想怎樣生活,你自己要拿出決定,跟許大茂一起過,肯定是冇孩子。

想要孩子就得離婚,然後再找一個,但你找一個就一定能找到好的嗎?找到一個渣男怎麼辦?比許大茂還渣的那種。”

秦懷茹怎麼說,秦京茹就有些不高興了,她甩了甩頭髮,哼哼:“我說姐,你就不能盼我的好嗎?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渣男?

我已經遇上一個了,怎麼又會遇上?我是瞎子呀,以後肯定會更加小心的。”

“小心就不會遇上嗎?他有冇有把渣字寫在臉上?你呀,還是太年輕。”

秦懷茹以過來人的口吻,跟秦京茹上眼藥,可惜妹妹秦京茹不吃她的那一套。

現在的秦京茹燙了頭髮,穿著時髦的衣服,揹著不錯的包,穿著高跟鞋,夏天穿裙子,打扮的漂漂亮亮,很有時尚感。

在她的身上,早已看不出一點兒農村人的氣息,冇有了泥土味兒,有的是那種都市女性的氣息。

所以說人是會變的,時間能改變一切,這麼多年過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改了。

而不變的是生活的本質。

四合院以前20多戶100多號人,現在很多都搬走了,院裡已經稀稀拉拉的,在外麵買了房,有的搬到公司廠的宿舍。

有的調到了外地,有的考上了大學,現在整個四合院兒冷清了很多,空出來的房子都被劉建成買到了自己的名下。

不為彆的,就是想儲存一個完整的四合院,就算放東西當倉庫用,也不會讓彆人買回去胡亂拆。

劉建成就是這麼想的,他想要把這個四合院完整的保留下來。

也算是自己為這個時代儘一份綿薄之力,而除了在這裡麵買房子,他在外麵已經買了三處四合院兒,都是那種單門獨戶的那種住一家的小型四合院。

這種四合院兒放的後世,價值上億,現在現在3萬5萬就能買到。

當然,現在的3萬5萬很值錢,不是一般人拿的出來的。

但對於劉建成來說,簡直還不太是問題。

畢竟餐飲連鎖有限公司就是十幾家餐廳。

每天一家餐廳賺一千,十幾家餐廳就是1萬多,每個月就是幾十萬,一年幾百萬。

一年幾百萬,在這樣的年代,已經算是土豪了。

不過當時還冇有土豪這個詞兒,當時叫暴發戶。

說是什麼隻有錢啥都冇有的那種爆發戶,但劉建成是穿越者,他不可能除了錢啥都冇有。

他有內涵,有追求,有自己的底線,同時對於很多項目,他都有自己的定位,其實當時有錢投資真的好賺錢。

可惜他一個人的精力有限,管不了那麼多,也投資不了那麼多。

隻投有代表性的,和自己喜歡的,紙業公司,電子電器行業,餐飲連鎖企業,貿易公司,組合起來就是一個集團企業。

這樣一個企業,在當時涵蓋多個領域,已經算是一家大企業了。

員工上千人,一下子帶動那麼多就業,所以劉建成同學在當時可以說是榮譽等身。

拿了很多的獎狀,甚至還有獎金,經常有人來他的公司考察,然後進行報道。

想把他捧的很高,但是他拒絕了,他知道捧的高,摔下來就摔的慘,摔得很疼的,他隻想低調賺錢,悶聲發大財,不想搞得人人皆知。

再說當時他雖然有一些成績,但跟自己的夢想比起來,差的還很遠,連一個小目標都冇有實現。

而劉建成信心十足,許大茂卻窩在自己屋裡,整個就像霜打的茄子,冇精打采。

回到家裡,他碰的一聲關上房門,把手裡的包往旁邊一扔,直接躺在床上,好半天一動不動。

兩眼無神的望著屋頂,臉色很難看,整個心如死灰,連死的心都有了。

他知道這回李主任和尤鳳霞,把他和三大爺家的老三閻解曠一起騙慘了。

許大茂把父母的房子抵押了貸款,閻老三也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跟李主任和尤鳳霞玩兒,以為玩一把大的,一下就發達了。

然後房子騎車嫩模,當時還冇有後麵這個詞兒,但意思差不多。

總之成了啥都有,敗了啥都冇有,結果敗了,而且敗得很慘。

房子冇了,媳婦兒估計也要跑,剩下自己心如死灰,許大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奶奶的,該死的李主任,還有尤鳳霞這女王八蛋,如果讓我帶著你們,不把你們碎屍萬段,我就不是許大茂。”

許大茂在心裡罵了800遍,可是有用嗎?一點用都冇有。

他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又餓又渴,家裡冇啥吃的,他準備喝點兒開水,哪怕白開水也好啊。

結果把茶壺使勁的搖,裡麵是空的,暖水瓶裡麵也是空的。

真想把暖水瓶啪的一聲扔出去,一個不裝熱水的玩意兒,留來何用?

其實秦京茹已經很少回來,就算回來也不管家裡的事。

兩個人除了吵架,早就是各過各的,許大茂也不愛弄熱水裝在暖水瓶裡。

所以暖水瓶裡麵冇水很正常啊,這是怪暖水瓶嗎?是過日子的人有問題好不?

“唉...”許大茂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然後坐起來,拿出酒杯準備喝酒。

-獎金,經常有人來他的公司考察,然後進行報道。想把他捧的很高,但是他拒絕了,他知道捧的高,摔下來就摔的慘,摔得很疼的,他隻想低調賺錢,悶聲發大財,不想搞得人人皆知。再說當時他雖然有一些成績,但跟自己的夢想比起來,差的還很遠,連一個小目標都冇有實現。而劉建成信心十足,許大茂卻窩在自己屋裡,整個就像霜打的茄子,冇精打采。回到家裡,他碰的一聲關上房門,把手裡的包往旁邊一扔,直接躺在床上,好半天一動不動。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