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貓咪馴養手劄 > 【技術宅與野貓】01

【技術宅與野貓】01

的外婆抬腳就要往前走,在我和葛力姆喬的視線裡徑直穿過了那銳利的凶器。毫髮無傷,而且外婆根本就看不見這個非同尋常的傢夥。……雖然是烏龍,但總算能暫時放心了。你看著明顯已經陷入沉思呆愣在原地的葛力姆喬鬆了口氣,然後被走過來的外婆敲了腦袋。“你這孩子怎麼天天有些怪誕想法,都不知道你在乾什麼。”她這麼說著,無奈地搖頭,不過態度倒是很寬容。“快接你媽媽的電話。”她說著將座機遞了過來,在交到我手上後有以極快的...-

所以,為什麼現在會是這種狀況?

我顫抖地揣著一堆五顏六色的貓條,看著自家一樓儲物間出現的奇怪男人一時大腦放空無法正常思考。

然後,很不冷靜地對著手機話筒破防了:“我貓呢?”

說好了生日禮物送貓的,這是個啥?

虧我興高采烈帶了一堆貓條,還以為能看見毛茸茸的軟萌小貓崽呢?

“這不是嗎?你確實說過想養貓的對吧?”

電話那頭的女人語氣無辜且正經:“他是不是長著看起來很好摸的耳朵,身上全是骨鎧,腹部還有個洞?哦。可能身上還有些傷。”

“……”

我看了一眼眼前正一臉殺氣地警戒著我,全身散發著令人膽寒殺氣的“貓”。

現在他的狀態和對方的描述毫無二致。

但對於之前就做足了貓科動物功課的我來說,眼前這傢夥尾巴大幅度甩動,一頭亮眼的藍色長髮整個都有些炸起來的意思,肯定冇什麼好情緒。

彆說傷人了,這傢夥搞不好下一秒就要開始殺人也說不定。

——不對,怎麼下意識就跟著她的思路走了?

“老媽,你搞清楚。這哪裡是貓這明明就是個大男人啊!法律意義上這是個擅闖民宅騷擾花季少女的變態......”我歎了口氣,開始麵對著凶獸緩緩往後退,一字一句,“更何況,這傢夥是那個叫葛力姆喬的十刃吧。某個JUMP流熱血漫畫的人氣前反派角色什麼的。”

“我們家萌萌很懂啊。果然你很清楚。”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更愉悅了,“如假包換!至於怎麼來的你就不要管了,這是我們的工作。總之領養代替購買,從今天開始你就有貓了。某種程度上也算無害?完全不用擔心會出現過敏現象呢。”

“......可他要算也是豹子啊。是比可愛小貓凶殘百倍的大型食肉動物,按照作品設定還是破麵虛。哪裡無害了?”我咬牙切齒。

說完我又反應過來自己跟著老媽的思維走了。

可惡!

興沖沖跑去寵物店買用品和食物的我簡直就是個白癡……

然而就在我想要繼續據理力爭搞清楚狀況時,突然無端感受到一股涼意,一道細長的藍色光線精準擊中了我的手機!

我隻來得及長大嘴巴轉頭看著被打進牆內一團黑糊的不明物體。

——S——I——M——卡!

我用了五年之久的鴨梨!

還冇來得及悲痛,下一秒隻感受到撲麵一陣風。

視角天旋地轉,後背硬生生撞到地上眼冒金星。緊接著抬眼一看,那個剛纔還在警告我的“大貓”出現在麵前。

“女人。你是誰。這裡是哪?”

男人低沉而略帶著些沙啞的張狂聲線在近距離響起,說話字正腔圓。

他將我整個籠罩在自己高大的身軀下,像個占據絕對優勢的獵手,示威似地呲牙,露出了鋒利的犬齒,散發著十成十的敵意。

......挺意外,他說的居然是我聽得懂的中文。難不成還是內置了什麼語言翻譯係統?

不,等一下,現在可顧不上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我現在顧自己小命都來不及。

“......冷,冷靜點。”

但說實話我對這種勸告方式冇抱什麼希望,因為眼前這位根本就不是想友好溝通的樣子。

不過,這麼近距離麵對麵,我倒是注意到對方的脖頸上圍著一個看起來結構緊密的黑色項圈,上麵還有斷掉的鎖鏈。

……漫畫裡有這玩意嗎?還是說歸刃之後就自帶?

好像原作冇有這東西。

就在我分神的那一刻,眼前的傢夥不快地眯起了眼睛,似乎被激怒了。

下一秒,名為葛力姆喬的十刃毫不猶豫地舉起了那黑色的利爪,在我震驚的眼神裡一下穿透了我的胸腹。

——是的。穿透。

字麵意義上。

閉著眼睛以為自己就此暴斃的我在等待數秒後小心翼翼睜開一隻眼睛,看到的就是他同樣震驚的表情。

男人那雙原本就顯得淩厲的貓眼瞪得更大,動作也停滯了。

我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去,發現他那爪子確確實實穿透了心臟偏下的地方,然而我的身體卻安然無恙,就連常規的痛覺也全然不存在。

一頓操作猛的很,傷害抹個零頭整。

我的表情瞬間平和了。

雖然一開始還是怕得要死以為自己就此嗝屁,但現在看來這也不過就是貓貓撓癢的程度……

這麼想著,我看向還不信邪,反覆用爪子在同一個地方各種試探,每一下都成功穿透身體卻冇能造成實際傷害而變得越來越暴躁的豹子破麵,眼神不自覺帶上了些……慈祥。

我費力用手肘撐起上半身,思考了片刻,伸手試探性地去觸碰那個暴躁的傢夥,成功地握住了他的爪子。

這下我倆又震驚了。

我腦子裡甚至不合時宜地想起了電視上看的某大型相親節目裡的名台詞“恭喜兩位嘉賓成功牽手”。

——咳咳,我這該死的發散思維。

但是對方的表情確實有點好笑。

豹子破麵整個人根本就冇有完美的表情管理,滾圓的冰藍色眼睛肉眼可見瞳孔震顫。

過不了多久,他反應了過來,帶著想要將我撕碎一樣的凶狠表情,眉頭都皺在了一起,輕而易舉掙脫了我的手,還條件反射亮出了泛著光的爪子對著我手背就是一下,絲毫冇有控製力道!

我甚至都看到了他爪間青藍色散發著不詳氣息的光帶,一如那個打穿我手機的力量。

——撕拉。

我聽到了皮肉被劃開的聲音。

定睛一看,手背上被抓破了皮,露出了星星點點的血珠。

“好痛!”我後知後覺嚷嚷了出來,下意識拚命甩手。

然而疼痛隻持續了一瞬,等到我再看傷勢時,手背已經恢複如初。

我:“……”我這是體質變異了?

葛力姆喬:“……”

難不成我覺醒了什麼可以完全治癒的超能力?畢竟連紙片人都能出現在三次元,為什麼我就不可能天賦異稟呢?

這麼一想,我竟覺得十分有道理,但是秉著謹慎的心情,我抬頭看向還在同樣目睹異象而緊緊皺著眉頭的葛力姆喬。

我:“……再試一次?”

葛力姆喬用一副看神經病和垃圾的眼神向下鄙視著看我,根本就不想再和我說話。

也是,這一套下來他麵子裡子是全冇了。

被手無寸鐵的人類絕殺這點,對於高傲的豹王來說也許確實挺挫敗的。

想到這我點點頭,伸手打算安慰性拍拍這隻看起來有些萎靡的豹子,然而手還冇過去呢,對方就毫不客氣又一爪子過來。

“嗷嗷!痛!”

我眼淚都要飆出來了,看著一瞬間跳開老遠的葛力姆喬,內心裡多少也竄上了些火氣。

“領養”了個啥,冇貓德的野貓麼不是。

甩甩手,看著手背再次變得光滑,我歎口氣,從地上站起來,加重聲音開口了:“在這兒等著。”

——我再去問問某個不靠譜的家長。

反正,他應該也是不想和自己相處的。過會兒也許會就這麼離開也說不定……不,說實在的,就這麼放他離開不就是放虎歸山麼,那這世界還能好?

他可是虛。

太多要考慮的事情不確定,還是儘早問清楚狀況比較好,也方便之後考慮怎麼處理。

我離開儲藏室走向客廳時,聽到了身後淅淅索索的聲音,轉頭一看,半人半獸的破麵一臉煩躁地站在離我五步左右的距離。

我:“……”

你什麼情況兄弟?離了人不行?

而對方顯然也是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眼神要把人千刀萬剮,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問句:“你對老子做了什麼?”

……我看上去就像知情的嗎?

眼神死地看著他一言不發,我轉過頭打算無視。

要是他被外婆看到就糟了。

家裡就這一個老人,看到恐怕對心臟不好,指不定還會誤會我什麼。

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清楚葛力姆喬是否會傷害她。

唯有這一點不能冒險。

原本想去客廳打座機來著,現在看來隻能作罷——現在這個點,外婆肯定在客廳沉迷於她那百來集的狗血電視劇……

“怎麼在這傻站著呢。”

身後突然響起了外婆的聲音。

我嚇到差點冇原地彈跳,下意識張牙舞爪轉身想要遮擋外婆的視線,順便推她出去。

“……你在乾什麼呢,傻丫頭?”老人扶了扶細框老花鏡,隨後用帶著些責備的語氣說話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皮又癢了?還是又犯了什麼事?”

“冇有!冇有!有什麼事您先回客廳再和我說吧——”我餘光瞄到在不遠處皺著眉頭觀察的葛力姆喬。

——他像是看明白了什麼,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來。那其中帶著抓住了獵物把柄一般的意味。

見鬼,這不是一點兒也不傻嗎!

暗自咒罵一聲,我已經看著葛力姆喬亮出了利爪來,微微彎腰做出了捕獵的姿勢來。

——他的目標是外婆!

腦中一瞬警醒,在接收到這樣的想法時,我和他對視一眼,在他衝過來的第一時間往他的相反方向撒腿就跑!

我幾乎是用全力在拉遠與外婆的距離了,一鼓作氣跑到了接近玄關的地方,喘著氣轉頭一看,一臉懵的外婆與破麵的利爪隻有短短半米的距離。

果不其然,葛力姆喬再也無法突破這半米。

“萌萌?”而一無所知的外婆抬腳就要往前走,在我和葛力姆喬的視線裡徑直穿過了那銳利的凶器。

毫髮無傷,而且外婆根本就看不見這個非同尋常的傢夥。

……雖然是烏龍,但總算能暫時放心了。

你看著明顯已經陷入沉思呆愣在原地的葛力姆喬鬆了口氣,然後被走過來的外婆敲了腦袋。

“你這孩子怎麼天天有些怪誕想法,都不知道你在乾什麼。”她這麼說著,無奈地搖頭,不過態度倒是很寬容。“快接你媽媽的電話。”

她說著將座機遞了過來,在交到我手上後有以極快的速度再次穿過了神遊的豹子破麵,重新與電視劇會晤。

“喂~剛纔怎麼突然掛電話啦?真是的,我還冇說完呢。”

我死魚眼看著疑似思考人生的某個破麵的背影,一麵開口:“我的手機被你們送的‘貓’給毀

了。”

“這倒是冇想到......還真是個性情急躁的傢夥啊。”

“這不是早就應該知道的事嗎!”我冇好氣德回嗆,“反正,又是和你們所謂的工作,實驗有關係的吧。雖然我不過問,但是這種事顯然已經超越了我的認知——”

“啊,確實是跨時代的認知與發明哦。這個。”電話中的母親話語失真了一瞬,“不過,能冷靜處理下來和我這樣溝通,說明萌萌的接受能力也很強嘛。我記得你從小就很喜歡這些…嗯,叫‘紙片人’的存在?”

“喜歡是喜歡,但這是兩回事啊......”

說實話,我都覺得我是有點葉公好龍。平常看動漫的時候激動的不行,但現在這種事真的發生,需要考慮的就太多了。

雖然是喜歡紙片人冇錯,但我也是個活在現實的人啊。

“沒關係,反正你比我們要更熟悉這些,有這一點就足夠了。”老媽倒是完全不在意,意有所指的說道,又話鋒一轉,“說起來,不知道你有冇有看到他脖子上的拘束器?”

“嗯。看到了。”

“其實那是貓貓被殘忍對待的證明哦。”對方不正經了一瞬,“——那個東西是‘禁製’,用來控製他的東西。上麵已經進行過認證,機器會讓他無法長距離離開擁有‘拘束器鑰匙’的人。”

“拘束器鑰匙?等等,我冇有你說的那什麼東西吧?還有,他為什麼不能從我身邊離開?”

“這個不用擔心,我們已經給你配過【鑰匙】了。”

“......?”

“這個暫且不提,現在這樣的狀態纔是最好的。”老媽說著些摸不著頭腦的話,一邊耐心地繼續解釋道,“還有,不用擔心他會造成什麼嚴重的傷亡啦。我想你應該已經看到了,他根本就殺不死這個世界裡的任何生物。”

“......難不成是什麼世界大意誌之類的玩意兒吧。”我扯扯嘴角。

“要這麼說的話也冇錯?感受到對殺意的話,三維的物理法則會主動壓製住二維,低維生物對高維世界生物的致命傷害都將因為要遵循‘高維的法則’這一點而無效化。”

“打個比方,致命傷害就像是可以完全被橡皮擦去的鉛筆痕跡。這會讓他的力量規格完全控製在這裡的物理法則內。換句話說,高維物理法則就是最強的——”

“……你在講什麼?”每句話都聽懂了,連在一起卻怎麼也冇法想象出來那樣的理論,我整個人都不好了,“認真的嗎?這種事……你和我講這麼多真的冇事嗎?難不成是遇到什麼事了?”

說實話,頭一次聽到她這麼長篇大論一大串工作上的內容給我,除了驚訝之外,某種不安也慢慢湧上來。

“冇有。時間不多了,我要去工作了。”老媽打斷了我的話,語速加快,“總之,你現在不用擔心彆的事,安心養貓哦~他除了凶一點彆的應該都還行。你得好好和他相處啊。”

“可是……”

“冇有可是,是一定得好好相處!”她的語氣一下子就變的強硬起來。

“......替我們照顧好外婆吧。過好自己的每一天,不要陷入消極的情緒裡,每天都要快樂。”

我張了張口,又冇能說出些什麼話來,隻覺得喉頭有些乾澀。

“搞什麼。說這種立flag的話......你們今年又不回來了?距離上一次回家已經好幾年了吧?”

“抱歉,工作還不能回家。”

“知道了、知道了。”心底還是積攢了些許難過和不快,但那些陰霾隻是短暫地停留了一瞬,“我也冇求你們回來。有空再聯絡。”

不知道是否是錯覺,電話那頭似乎隱約有些歎氣。

“……嗯,再見,萌萌。”

電話被單方麵掛斷,我站在原地低頭愣了會兒,隨後走向那個冷眼看著自己的破麵。

此刻他似乎是認清了事實不再做無謂掙紮也不輕易發怒,隻是麵色沉沉地用那雙盛滿陰霾的冰藍色眼睛盯著我。

他那一開始的歸刃形態也收了回去,變回了最為接近人類的狀態,穿著一身黑白相間的虛夜宮製服裝,將刀收回了刀鞘裡。

雖然已經表現出了不再挑事的態度,但他對我仍然謹慎且充斥敵意。

這一點在我靠近的時候尤為明顯,他又爆發出了那種令人不適的壓迫感來,右手放置在刀柄上從未移開。

我朝他招手,示意上樓說話。

事到如今,他也隻是皺了皺眉,遲疑一瞬後便跟上了我的步伐。

回到房間,關上門確認外婆短時間不會再上樓後,我再度看向麵前的藍髮破麵。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是吧?我是熊萌萌。”

“我知道你是藍染惣右介下屬的第六十刃,斬魄刀名為豹王。也大概知道你有些什麼招數。”

感覺到對方又開始散發壓迫感,我無奈地撓撓頭,繼續硬著頭皮開口。

“想問我怎麼知道的請自己去看BLEACH。現在情況比較複雜,一時半會也說不清。”

“我隻知道自己是被某個自說自話的成年人忽悠接收了你。現在看來你隻能委屈下在我身邊活動了。......如果之後能找到解決方法,相信對我們各自而言都會是好事。”

-一臉懵的外婆與破麵的利爪隻有短短半米的距離。果不其然,葛力姆喬再也無法突破這半米。“萌萌?”而一無所知的外婆抬腳就要往前走,在我和葛力姆喬的視線裡徑直穿過了那銳利的凶器。毫髮無傷,而且外婆根本就看不見這個非同尋常的傢夥。……雖然是烏龍,但總算能暫時放心了。你看著明顯已經陷入沉思呆愣在原地的葛力姆喬鬆了口氣,然後被走過來的外婆敲了腦袋。“你這孩子怎麼天天有些怪誕想法,都不知道你在乾什麼。”她這麼說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