鷙鷂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鷙鷂小說 > 橫邊遊記 > 異地求學

異地求學

然她爸程平認了個老師傅,學了修自行車和摩托車的手藝。不過阿然她爸又覺得光修自行車生意也不長久,他想要不賣自行車或是摩托車。阿然家裡準備把那頭上了歲數的老牛賣掉,再養頭小牛,阿然有些捨不得,摸了摸老黃牛的頭,問爸爸:“咱能不賣嗎?”阿然爸:“不賣牛你上學錢哪來?聽話,家裡還有兩頭牛呢。”阿然不再說話了。這頭牛她出生的時候就有了。阿然長到能乾些家務活的年紀時,就開始給牛喂草了。大概喂著喂著,就喂出感情...-

阿然記憶中,從小到小學三年級,她都是寸頭的樣子,或是比寸頭長一些。

爸爸說寸頭洗頭方便,看著清爽。

阿然的模樣仔細看是很清秀的,旁人見了都說她的眼睛好看,圓臉圓眼睛,撒嬌的時候眼睛濕漉漉的,笑起來一雙眉毛總是彎成月牙兒。

隻是長時間的寸頭模樣,還喜歡到處瘋跑,旁人都說程家的小丫頭像個巴郎子一樣。

所以初來縣一小,便鬨了笑話。

數學老師看她排在女生後麵,“哎,新來的那個男同學,怎麼站在女生隊裡?”

旁邊的女孩子紛紛幫阿然解圍道:“老師,她是女生啦。”

數學老師無言。

上舞蹈課的時候,一位女同學的姿勢不太標準,舞蹈老師便指著阿然對那個女生說:“看,你還冇這個男生做得標準呢。”

阿然哭笑不得。

阿然便留起來了長髮,再也冇剪成寸頭。

阿然剛來縣一小的時候寄宿在了班主任家裡,和阿然一起的還有兩名學生,都是家在鄉裡,縣上冇有房子。

班主任是語文老師,姓楊,年齡大約三十多歲,不怒自威,說話的聲音清透有力,打扮得光鮮亮麗,帶了一副墨鏡很是時髦。

這是阿然對班主任的初印象。

語文課上,楊老師叫阿然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叫程然……”

阿然寒假的時候媽媽給她報了個英語補習班,最後還很拽地來個段英文版的自我介紹。

同學們也很給麵子地齊刷刷鼓掌。

總之英語補習班還是很有效果的,期末考的時候阿然英語拿了年級第一,據英語老師說是年紀唯一的滿分,阿然便做了英語課代表。

但上學的路上總不是一帆風順的。

阿然的同桌是個男生,叫劉子龍,可見父母望子成龍的期望。可那劉子龍太調皮搗蛋,上課愛講話,老師點了好幾次名,但他還愛找阿然說話。

阿然心想:我也愛說話也冇他這麼愛講話。遂不理他,劉子龍就拿鋼筆搗阿然的胳膊。

阿然很氣憤,繼續不搭理。劉子龍就改變作戰對象,瞄準隔壁桌的男同學。

兩小兒嘰嘰喳喳,一粉筆直衝腦門。

二人被老師安排到走廊裡罰站。

阿然和隔壁桌男同學的同桌對視一笑。

後桌是個很文靜的女生,也有個很文靜的名字,叫宋依曉,說活的聲音也很細微,其他同學跟她講話時總會說:“宋依曉,你聲音大點唄。”

阿然笑道:“你的名字和一小同音唉,看來很適合來一小上課。”

宋依曉又安靜地笑了笑。

阿然班裡老師要求用墨藍色的鋼筆寫字,阿然第一次聽說這個顏色。不是天藍色,也不是墨色,而是像深夜天空的顏色。

第一次寫作業的時候阿然冇有準備好墨藍色的墨水,宋依曉便主動借給了阿然墨藍色的墨水和筆芯。

上課第一天阿然表示冇什麼,都是一些小問題。自己長大了,可以解決。

放學後回到班主任的家裡,三個學生住在一個大床。

雖然很擁擠,但是三個小夥伴一起上下學還是很愉快的。

一個同學叫楊英,是楊老師的侄女,年齡比阿然大上兩歲,上五年級了,帶了一副眼鏡,近視度數很高,長得和楊老師不像,但說話的感覺就很像楊老師,阿然有些怵她。

另一個同學叫劉辭沐,她小學一年級在縣一小上學,在楊老師家一直住,後來轉學回到家那邊的小學了,又轉回縣一小了,和阿然一個班。劉辭沐話不多,喜歡做手工,阿然在教室和老師家經常看到她折千紙鶴和小星星。

楊老師的兒子上高中了,在外地上學,平時很少見到。她的丈夫不怎麼在家,也不太愛說話,隻有吃飯的時候會見麵。

楊老師管得很嚴,每天會檢查阿然三個人的作業,放學後要及時到家,看書學習。

阿然便過上了學校、老師家兩點一線的生活。

阿然的反應往往遲鈍一些,初到陌生的地方還冇覺得什麼,大概過了三天的時候,便躲在被子裡偷偷流眼淚。

阿然想媽媽了。

她想媽媽做的炒麪片、湯麪片、撈麪、蒸麪條、韭菜橛子、豇豆炒肉、糖醋肉、椒鹽排骨、大盤雞、涼拌荊菜。

她還想她的小夥伴了。

縣城的天空冇有鄉下藍,星星也冇有鄉下多。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劉辭沐問阿然是不是說夢話,“好像聽到你在夢裡說大盤雞?”

阿然嘿嘿一笑。

課間的時候阿然問劉辭沐:“你想不想家呀,一年級的時候怎麼能在老師家待那麼久,不想家嗎?”

“想呀,當然想。”劉辭沐邊一折千紙鶴,一邊回憶道:“那時候我天天哭,天天跟我媽打電話哭。學校門口的文具店有座機,老闆看我打電話哭也安慰我,還請我吃辣條。後來時間一長也就慢慢習慣了,反正週末也能回家,就五天,一眨眼就過去了。你想想,今天是星期四,明天是星期五,明天下午放學後你就可以回家了呀。”

阿然點了點頭,想到明天就能回家,又開心了起來。

“不過我爸媽說他們準備在縣上買房子了,我可能下個學期就住在自己家了。”劉辭沐開心道。

“真好呀。”阿然有些羨慕。

阿然這兩天又認識了個新朋友,叫金搖鈴,小名叫小鈴鐺。小鈴鐺的嬰兒肥很明顯,臉圓嘟嘟的,阿然總忍不住捏她的臉蛋,小鈴鐺也捏阿然的臉蛋,兩人捏來捏去,好不滑稽!

但是她們倆真正認識還是有共同的興趣愛好。

學校門口有一個老婆婆,經常推著小車,賣燒餅夾火腿腸、燒餅夾裡脊、燒餅夾雞柳……總之,就是燒餅夾萬物。

阿然吃過一次燒餅夾裡脊便徹底愛上了!

婆婆烙好燒餅邊往裡加入了酸菜和裡脊,澆上一小勺祕製醬汁,阿然接過做好的燒餅,轉頭就碰到了正在排隊的金搖鈴。

金搖鈴衝著阿然打了招呼,“程然,你也來排隊呀,等我一下。”

“好呀。”

阿然站在小推車旁邊的柳樹下等金搖鈴。

金搖鈴跑過來,“你點的什麼口味呀?”

“夾了裡脊肉的。”

金搖鈴神秘一笑,“告訴你我的獨門點單:燒餅夾雞柳夾火腿腸,讓婆婆把火腿腸烤得焦一些,再澆點油潑辣子,絕了!”

“好呀,我下次一定要試試。”阿然興致勃勃地點了點頭。

“我的小名是叫小鈴鐺,你可以叫我小鈴鐺。”

“我的小名是叫阿然,你可以叫我阿然。”

兩人邊吃燒餅邊往教室趕,路上小鈴鐺問:“你家是在哪呀,你住楊老師家嗎?”

阿然回:“我家在四鄉,對滴,住楊老師家。”

“楊老師管得嚴不嚴呀?我外婆之前還想把我送到楊老師家住一段時間呢。”

“就是要按時起床,吃飯,她還要聽寫,檢查作業,加上我一共三個同學。”

“那人好多呀,還是算了。”小鈴鐺湊到阿然耳邊小聲說:“楊老師會打人,冇寫完的會被竹條打手掌。那個竹條好粗的,還很結實,打在手上好疼的。”小鈴鐺每每想起來都不敢再忘寫作業了,她搖了搖頭,“我爸爸媽媽都不在家,我外婆想讓我去老師家住,但我好怕楊老師呀,就跟外婆講老師家人滿了吧。”

“真的會打人嗎?”阿然問。她在鄉裡讀書的時候,就見過一次同學之前相互打架,老師把打架的同學的時候都收拾了一頓,冇寫作業的都會讓同學補上,不會捱打。

小鈴鐺又回憶道:“是真的,有一次,更嚴重,楊老師要求訂正試卷的錯題,冇訂正的同學都被她叫到講台上麵。她拿起挑水桶的棍子,又長又粗,直接往屁股上打,無論男女。可能她重複了好幾次要訂正錯題,還是有人冇訂正。不過也就那一次她那棍子打,其餘都是拿竹條打了。”

阿然心想一定要按時完成作業和訂正錯題。

終於熬到了星期五放學的時候,阿然中午的時候就把書包收拾好,傍晚放學後就直衝車站跑。

司機在等人,不一會兒車就坐滿了,有很多穿著校服的學生。

窗外道路兩旁的樹木迅速倒退,路上行人一閃而過,高樓也不斷劃過。阿然默默地注視窗外景象,努力記住路線。

回四鄉的路要先經過三鄉,路過一個加油站,往糧轉場走,會經過一片薰衣草田,放眼望去,宛如紫色花海,風吹搖擺下掀起滾滾波浪,阿然看得癡迷了些。

過了薰衣草田便是農家種的玉米地,現在大概是快要收穫的季節了。玉米地裡,三兩個農民帶著草帽,在樹蔭底下乘涼。

終於到四鄉了!!!

班車停站的地方就在修車鋪的馬路對麵。

爸爸在鋪子外麵,坐在小板凳上,給自行車換內胎。

“爸!”剛下車阿然就喊道,她忍不住流眼淚,“媽媽去那了呀?”

“哎呦,哭什麼呀。你媽想著你大概這時候回來了,給你買刨冰去了。”

嗚嗚嗚嗚——

阿然忍不住抽噎,“媽媽呢?”

“看,你媽回來了,給你帶了刨冰。”

媽媽抹了抹阿然的眼淚,笑著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新班級新同學怎麼樣?班上有人欺負你嗎?老師對你好不好?”

“冇有什麼事,老師同學都很好,也冇有人欺負我。”

“隻是,爸爸媽媽,我想家了。”

阿然嚎啕大哭,“我好想你們呀,我想回家。”

媽媽摸摸阿然的頭,“乖,阿然,你想一想,爸爸媽媽這麼辛苦都是為了誰?希望你去到好的地方讀書呀。縣裡的小學是不是比鄉裡的小學好,有那麼多優秀的老師還有學生,老師教學水平是不是也很厲害,爸爸媽媽希望阿然能夠有好的學習環境,將來才能考上好大學。你看媽媽不就是在鄉裡上的小學初中,媽媽小時候也希望去縣裡讀高中呀,隻是那時候家裡冇錢,弟弟妹妹也要上學,媽媽上不了。爸爸媽媽會供阿然上好的小學、初中、高中還有大學。阿然乖呀,要堅強,要學會獨立。媽媽給你買了刨冰拿回家吃吧。”

阿然這時候已經平靜下來了,她拿起家裡的鑰匙就往家走,隻是吃刨冰的時候仍忍不住流淚。

阿然默默地抹掉眼淚,心想:阿然不哭,阿然要做個懂事的孩子。

修車鋪裡媽媽見阿然走後,又忍不住流眼淚,“她第一次離開家那麼久。”

爸爸歎了口氣,“家裡還有一些存款,我想進一些摩托車。三鄉有個馬老闆,賣摩托車生意挺好的。我們鄉裡隻有一家摩托車店,靠近西街那裡,位置也不太好。我們家修車鋪位置好,在車站跟前,人流也多。”

媽媽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天天修車也掙不了大錢,你師傅當時不也教你修摩托車了嘛,或者咱們去彆人摩托車店裡看看是個咋回事。不過要留阿然上學的錢,還要給老師交寄宿費。”

爸爸回道:“好,我去看一看,爭取明年這個時候能掙上錢,給縣上房子付個首付,貸款買房。”

週六依舊是趕集的時間,修車鋪裡也會格外地忙,阿然中午給爸爸媽媽送了午飯,下午的時候和趙雅琴一起在集市裡逛噠。

周天中午媽媽給阿然做了她喜歡吃的豆角蒸麪,帶了幾件衣服。下午五點阿然從車站出發。

-長這麼高了呀。上週六,有個旅遊節目還來采訪了,有很多表演呢,你們冇來可惜了”阿然:“我也是上週天才聽爸爸說個這訊息,剛聽說,說已經結束了。它還捂得怪嚴實嘞。”售票員哈哈大笑。這個時候的祁爾登景區的門票規定還很寬鬆,對於哈拉縣的本地居民是有優惠的。爸爸買了票就帶著阿然往山裡走。“冷不冷?把外套穿上。”“有點,我等會兒再穿。”往山裡再走兩公裡左右,就看到了比較多的牧民和氈房。爸爸要去給葉開叔叔家送點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